这些家里不容易买到

2019-09-19 08:44

晚上8时许,成都五块石汽车客运站运业公司总经理杨亚洲向我们反馈了当天的统计:共发出750个班次客运班车、运输旅客1.8万余人次。对比上个春运第一天,减少班次50个、旅客人数3000余人。

在苏州一家化纤丝厂打工的西昌人李刚,带着老婆孩子在临时候车棚等车回西昌。“我们买的是加开的临时列车,往年火车过道坐满了人,连上厕所都莫法,今年情况好很多,也有站票,但明显少了。”

蜀隆快递五块石配送点工作人员蒋启说,旅客消费观念、出行观念在变化,公司去年将主要业务放在成都几家汽车客运站,目前配送范围已经能覆盖除甘孜、阿坝之外的市州。估计今年春运期间,仅五块石汽车客运站配送点的营业额就会超过40万元。

春运时节的火车站景象,就是人山人海。但这回记者在成都火车北站看到的,却不是这样。售票大厅35个窗口全开,每个窗口排队人数不超过10人,等待时间在10分钟以内。候车大厅人流不多,到处都有空位。位于车站旁边新搭建的4000多平米临时候车棚,也比较“空”,大约空了一半的座位,儿童游乐区只有一个小朋友在玩耍。

在广州一家陶瓷厂打工的绵阳盐亭人胥成兰也有同感,贵广高铁、成绵乐客专开通,她今年选择坐高铁到贵阳,从贵阳转火车到成都,再转成绵乐客专回绵阳。胥成兰觉得乘车环境改善很多,“以前春运火车上闷得慌,我每次都会晕车,今年居然没晕。”

在蜀隆快递五块石配送点,记者见到来自彭州市怀远镇的江恪,他正在将给家人准备的礼品打包。他说,每年回家随身携带大包小包转车十分不便。今年返乡时,在车站门口见到了快递配送点,“干脆省事点,快递回去算了,总费用也就十几元。”家住广元市昭化区的刘文来选择快递行李,则是因为行李中携带了几瓶酒,“过安检可能有问题。”

与邹学东情况相似的,还有在达州市汽车西站候车的王军一家三口。从广州到达州,他们一路站了26个小时。去年和前年,他们连站票都没有买到,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王军说:“再坐40分钟汽车,就可以回檬双了。”

今年还有个新变化,互联网和电话购票的预售期由此前的20天延长至60天。在成都一家食品厂打工的资阳人罗杰就是10天前通过互联网购的票。

“有尼龙袋吗?我要打个包包。”成都五块石汽车客运站对面经营杂货生意的李芳一大早就忙活开了。尼龙袋还没到11点就卖出去30多个,这是平时三四天的销售量。与她店面一墙之隔的是蜀隆快递公司配送点,同样热闹非凡。李芳说,放在以往,春运时节行李箱最走俏,“往家走的人都会随身带一两个行李箱。”今年,旅客们则买尼龙袋将行李打包快递回家。

在外打工已有20年的邹学东说,早些时候两三年才回一次家,现在几乎年年都回。今年计划初三、初四就要返回温州,如果买不到火车票就买汽车票,“回来也是赶,出去也是赶”。

从温州到南昌,又从南昌转车,在火车上连续站了30多个小时的邹学东,终于在达州市汽车南站的候车室坐下。再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和妻子就可以回到家乡——大竹县文星镇。“家里两个娃娃,一年没看到了。”因为在火车上基本无法睡觉,双眼发红、一脸倦容的邹学东仍然难掩回家的喜悦。“看嘛,这些家里不容易买到。”打开行李袋,里面是给孩子买的虾、鱿鱼丝等零食。

售票大厅乌压压排队买票的场景没有了,带着小板凳通宵排队的旅客也已消失。据成都车站的统计,目前通过互联网购票的旅客占到了总量的55%左右,较去年上升了约5%,高峰时期这一数字甚至可以达到70%。

达州市汽车西站一位李姓检票员告诉记者,客流量明显增多;她查阅了检票系统后说:“以发往巴中的班车为例,截止到下午3点,已经售出了1147张票;平时的话,客流量就在六七百人左右。”